nokai906

herz krieqer prototype:

苍银狂组的2.14...和谐的日常生活








「哥哥们的日常,恐怕我都能写出一本书了呐——」
一下子躺在床上的少女,举起快要写完的日记本感叹着...

————————————————————

啊啊,我啊,现在已经是高中的第一个假期,竟然意外地没有像去年夏天所想象的那样无聊啊——

除了堆成山的书和试卷,一大堆用完了的笔芯之外,竟然能够这样不会枯燥地度过这些天...——尤其是暂住在哥哥那里的时候,

啊啊,到现在我的笨蛋哥哥都不擅长动手,到现在都不擅长手的翻转,所以不管是做饭啊还是一些家务活啦都少不了我去帮忙之类...

「那就拜托小环了啊!」
即使被我「哥哥还是不擅长翻转这个动作啊」之类的话说到,他也只是挠挠头像平常那样微笑着看着我...

「诶——」
我在心里发出这样的感叹,

——这样的哥哥像不像笨蛋啊我说!

啊啊,虽说我本来也很少见到哥哥所以没法教着哥哥做东西所以...即便是现在哥哥到超市买一兜子还总是只有一种口味的饭团和成箱的其他饮品回公寓给人一种整天宅在家里的家伙的错觉也真是无力吐槽了...虽说不会总是宅在公寓这一点我倒是挺放心的...

但最近,不知道是怎么着哥哥突然带回了一个看起来和哥哥年龄差不多的家伙回来...

诶?是超市里的赠品吗?不对吧这么秀气的人怎么可能是赠品啊真是...金发碧眼...是英国人么?这样的家伙如果是我的同龄人看到的话无一不会坠入爱河的...不过哥哥带人回来这我还是头一回见...

穿着很有中世纪风格的衣服...而且据哥哥说他还会写诗之类...

是个很温柔的人呢,一来到家里就冲着我打了招呼,嗯嗯,他说话也很好听呢!

杰基尔...是个不错的名字呢...

哥哥虽说是个笨蛋但是眼光挺好的嘛!

话说昨天我有看过杰基尔哥哥写的诗,无论是花体字还是内容都无可挑剔,如果在学校里准能收一波小迷妹吧...

杰基尔哥哥基本上每天晚上都会写信,而每次都会写到很晚甚至第二天我会发现趴在桌子上睡得正熟的他...

啊啊,我有注意到,只要是写完的信,他都会小心翼翼地折起来放进信封,甚至以一种完全不符合他的形象的行为,舔舔信封的封口处封上信封...

「诶?!」

真的是被吓到了啊...

啊啊,我想到了,会不会是这样——

离哥哥的公寓不远处的咖啡厅的店主,艾尔莎姐姐曾经在和其他人谈论情感问题的时候,好像说过「唾液」和「心」的联系之类...

值得杰基尔哥哥付出真心的那家伙,也是个不错的人吧!

————————————————————

2.14...

今天是...情人节诶!

话说昨天的话,杰基尔哥哥竟然破天荒地很早就睡了呢!所有的信件满满当当地装满整整一抽屉,今天杰基尔哥哥要把它们送到哪里呢?

「早上好,小环今天起得很早啊!」

好...早...

我早就预感到今天有什么会发生,结果还是没法在哥哥们没有察觉的时候开始行动啊...

昨天一整晚都在考虑的「感觉哥哥们总有瞒着小环的事情所以一定要进行的来野环搜查计划」,结果一开始就是大失败啊大失败!!!

算了,那么就看情况行事吧,

现在!尝试躲在离公寓不远处,首先要占地利√

我特意找到了绝佳的藏身地点,这样就可以观察哥哥们的一举一动了!
来野环:暗中观察.jpg

首先从公寓里走出来的是杰基尔哥哥...抱着一个装饰得很用心的盒子...里面全是攒的信件吧!

到底送到哪里去呢...这样想着的我,被接下来看到的景象震惊了!

「诶——————」

杰基尔哥哥竟然直接吧盒子放进就在整个公寓的公用邮筒里了!

结果竟然是我的笨蛋哥哥么,这是什么发展啊喂!

结果杰基尔哥哥是有些腼腆到不敢把心意说给我那个只会笑的笨蛋哥哥听的人啊...原来是这样...

哥哥真是一种奇特的物种...
嘛,也挺有趣的嘛!

有什么事就直接跟我这个妹妹讲啦!

————————————————————

大概是因为太累了所以杰基尔哥哥又回去睡了会,这个时间我那个笨蛋哥哥大概已经开始了假期的打工吧,要到晚上才能回来的样子...

杰基尔哥哥一直很紧张又很期待地不时看看窗外有没有从不远处的咖啡厅回来的那个可能顺路又去了趟超市买了一堆饭团的笨蛋哥哥...啊啊真是的这样重要的日子里也不快点回公寓啊笨蛋!

「不要急啊小环,巽他不会在外边耽搁太久的,」

即便是杰基尔哥哥这样说了但是我还是在埋怨着某人的迟归...比以往假期工的下班时间都明显晚了一个小时了都...

就在我碎碎念的时候,杰基尔哥哥突然离开窗口处往门外走,

「我回来了!」

一听就知道是那个笨蛋哥哥回来了,今天买了多少饭团啊让我数数...

诶?今天没去超市?手上多了一个袋子...

「啊啊抱歉啊,今天在咖啡厅多呆了一会儿...不过」
哥哥挠挠头并从袋子里拿出两袋东西来,

「你们可能想不到...但这其实是我自己做的!虽然是在店主和店员的帮助下制作的!」

哥哥把手中的东西递给我们,即便是隔着一层包装也能感受到其中的温度,

真不相信这么好吃的巧克力是我那个平时都不怎么进厨房的哥哥所做出来的啊——

吃着哥哥做的巧克力,意外地发现有一张纸压在巧克力的下方,抱着好奇的心理,我抽出那张纸来看了看,

「...因为在这一天,巧克力是要给喜欢的人制作的...」

啊啊,毕竟今天是特殊的节日啊...
现在的话——

哥哥们会,说些什么呢?

————————————————————

「berserker好厉害啊,这一点作为学生的我一直都不太擅长呢!」
坐在书桌前一封接一封地读着杰基尔攒了半年的诗,并一一收藏好收在抽屉里,

「能够给巽写诗的话,无论写多少我都会很愿意的,因为——」

「——赋予我生存的意义与价值的,就是巽啊,要不然,我会一直活在对海德的恐惧和对自己存在意义的否定之中啊!」

情绪变得激动,杰基尔的眼角也有液体划过,

凑过去用手背擦了擦面前人眼角的泪痕,

「berserker给我写了许多诗,心中的感情也只能用「感谢」来一概而论了,交流的方面我也不是很擅长啊——」

「今天也多多指教了,berserker!」

「嗯,今后也承蒙照顾了!巽!」

————————————————————








「那么berserker尝尝我做的巧克力吧,我直接喂你吧!」说着拿着一块巧克力往杰基尔嘴边送,

「那么就谢谢巽...嗯...啊呜!哈哈果然还是抢来的东西好吃啊!没想到吧杰基尔!老子还是出现了啊!」海德:笑容逐渐狰狞

「对于老子来说巧克力哪够啊!」靠近ing

巽:ΣΣΣ(被扑倒

杰基尔:巽——————

↑↑↑以上片段请结合某著名短篇【关键词:杰哥不要】食用更佳(拖出去

关于杰哥是谁,你们都懂得(

嘛果然没赶上末班车_(:з」∠)_

(傷眼抱歉)
希望第二季這兩隻可以多一點戲份

真的同一人?2.5(下)

大家好 這裏是剛過了FGO活動+看了屍殺烈車和荒廢很久的垃圾作者 話說想問一下我該寫肉碼 我對肉真的不是好熟悉 好吧廢話不多說 順便祝我抽到伊利雅
----------------------------------------------------------------------
"我說 都這個時間了 不如一起去吃晚餐了好嗎"離開戲院後很久 安倍終於說話
"沒所謂 不過我先跟媽媽說不用準備晚餐 還有叫毛茸茸出來吃.."
"不行"安倍不管其他人的眼光 二話不說就壁咚芦屋
"等 等一下安倍先生 好多人在看著"
"答應我 芦屋 只有我們兩個 好嗎"安倍把嘴放到芦屋耳邊說
""明白了明白了 總之先不要保持這位置先吧"

"嘴裏說不要 身體不是挺誠實的嘛"

"明明就安倍先生威愶我 還好意思說"芦屋反駁

"才不管 現在立刻去"安倍握著芦屋的雙手並用雙眼對望著

"總之先不要在這麼多人面前做這樣的事啊!"

"那就走吧"安倍拖著芦屋到後巷強奸(X開怪物庵(O去到目的地

"這裏 是?"

"你不知道嗎?這裏是情侣專用店啊"

"我當然知道 為甚麼要帶我來"

"哪有情侶約會不吃這種店的 我們今天是第五十二次約會記念日呢 當然要吃一下"安倍用理所當然的樣貌說

"為甚麼安倍先生記得很清楚 算了 反正附近好像沒有飯店 只能這樣做了"

"那你先進去 我隨後跟來"

"先生你好 請問一下你有票嗎"服務員問

"這裏兩張vip票"安倍如是回答

"好的 那請進去中間的位置坐"

安倍進入門口後 向芦屋揮手示意跟他進來

"安倍先生 你是故意的嗎?"芦屋的話帶點無言

"煩死了 又怎麼了"安倍不耐煩了

"你選這種位置幹碼!"坐在店裏中最前最大的坐位的情侣芦屋不滿地說

"怪我咯 vip票就只有這個位置 要怪就怪這店的創辦人"

"話說你是怎拿到vip票 明明近來沒看過你去預約的說"

"袐密"

"這算甚麼啊 安倍先生 真狡滑 算了 總之先選食物... 這些名字一個都不關食物的事..."芦屋無言地吐嘈

"讓我看看 傷心的味道、哪個、第一初戀、毛球的愛?最後的名字吃下去總覺得很有罪惡感呢..."

"可是我們每天都在亨受就是"

此時 燈光全熄了 過一陣後 燈光全聚集在安倍和芦屋身上 

"怎 怎麼了 安倍先生 發生甚麼了"芦屋在這麼曜眼的場景下亂叫

"冷靜一點 親愛的"安倍開始單腳跪下並從不知道甚麼地方拿出花來

"你 願意和我互相約定陪怑我一生 無論甚麼事情也不會離開我嗎"安倍拿着花對着他的愛人芦屋花绘說

"在說甚麼啊"藍髮少年眼角泛起淚光

"那不是當然的嗎 晴斋"臉上則是露着無比幸褔的笑容

"親他!""親他!""親他!""親他!""親他!" 其他客人一起叫

"我愛你噢 親愛的"

"我也是呢 安倍先生"安倍開始親吻芦屋

------------------------------------------

襌子大人<[計劃很完美對吧 安倍]9:00


[今次真的感謝你 襌子 多得你給我介紹的店 芦屋才肯誠實說愛我呢]>安倍9:01


妺控變態不正經<[是不是漏了一個人?]9:02


襌子大人<[有嗎(笑) 不過你的錄影技術不錯 很難看出你是第一次用]9:04


妺控變態不正經<[謝謝讚賞 我們先下吧 不要阻礙了他們辦事]9:05

                              

                        妺控變態不正經己下線

                         襌子大人己下線

--------------------------------------------------


真的同一人? 爛文+OOC

DAY2
早上了 向早起的芦屋比平時更晚起來 但也不能怿他 畢竟昨晚互相親密+清理 現在他的腰還很痛
"安倍先生 早安"芦屋左手捂著腰說
"zzz 芦屋 不要舔我的面 好養"安倍睡迷糊了 
"我是狗嗎 還有給我起來"芦屋搖了搖安倍意圖使他起來 但完全沒有效果
"zzz"
"看來只好用河原小姐教我的那招"芦屋接近了安倍 面對面望住他 芦屋把他的嘴唇放在安倍的嘴唇 芦屋用他柔軟的舌頭伸進安倍的嘴裏 舌頭和舌頭互相交纏 芦屋開始用他的先導權優勢佔領了安倍的嘴 然而並沒有幾秒 被親吻中的舌頭突然動起來 並在芦屋的嘴裏開始進功
"唔?!" 因突然的一舉一動 使得他和安倍拉開距離
"一早起來就用這種方式叫我起來 真是大擔呢"安倍舔了一下嘴 回味了一下芦屋的味道
"還要繼續嗎 親 愛 的"安倍帶著誘惑的語氣 左手伸進芦屋的口袠玩弄嘴 右手則在腰間上下移動
"才 才不要呢 我只是叫你起來然而 快點換衣服出去吃早餐吧"芦屋帶著紅臉走了
"那 今晚繼續嗎"
芦屋停下 頭微微點了一下便又走了 然後安倍在TWITTER發布"我家老婆真的好可愛^q^^q^^q^^q^^q^^q^"
----------------------------------------------------------------
"行了嗎 安倍先生 快要趕不上時間了"芦屋催促安倍

"準備好了啦 不要催了"安倍這時愉愉帶了稀密道具
"順不順利就靠你了 道具"安倍心想
"首先去買票先吧 安倍先生"
"好啊 但你一個人行嗎?"安倍又開始擔心這位兒童
"不要再把我當五歲兒童了 安倍先生!"
"又是噢 五歲兒童又怎會在早上胡亂誘惑人呢"安倍如是回答
"都 都說那是叫你起床才 才這樣做的 不要再說了"

"不開玩笶了 快去買吧"安倍用這句打算先他不要再臉紅

"安倍先生真是的 居然在大庭廣眾裏開這種......"芦屋加快腳步歨到售票處 見前面那位售票員笑著看他

"難道....你全都聽到?"

"兩位感情真好呢"

------------------------------

"我回來了 你的票"芦屋低下頭不讓安倍看他的臉

"謝謝"怎麼脸更紅了 安倍想想還是不追究

電影開始有人進入了 安倍捉著差點被人群隔開的芦屋並且拉到自己身邊

"跟着我吧 我比你還要高"

"明明只是差一CM"

他們坐下後並等待電影開始 電影名叫咒怨 

"如果怕的話 可以握我的手噢"

"你才是 明明是怕黑的人"

最了最後 他們互相握對方的手直到離開戲院

---------------------------------------------

明天放2.5(下)











maybe


真的同一人? 爛文

DAY1.5(下)
"怎.怎麼會..."安倍語氣很失望
"甚麼?安倍先..為甚麼房間會這麼亂!你又在找甚麼?!"冼完澡後的芦屋帶着香甜的氣味走出來
"當然是小黃書啊 一個高三的人怎麼會沒有小黃書"
"才不會有呢 這種東西想有的想法一刻也沒有 一刻也沒有!"
"並且 我已經有你了....///"芦屋用十分貝的聲音偷偷說
"不要突然之間這麽犯規啦 你這個充満少女心的笨蛋!!"
"你也不是有少女心的嗎 安倍先生最討厭了!明明這麼會照顧別人又帥又好人 卻總是只對我好 最討厭了!"芦屋臉越來越红
"可惡你這五歲兒童 今晚晚上給我覺悟!!"兩人臉已經不能用红來形容了
-------------------------------------
"安倍..先.生  等一..嗯!"
"芦屋 少聲一點 會令家人知道噢"安倍親吻了芦屋的耳朵 並從耳朵一直親到那個粉紅的果實
"明明剛剛這麼..嗯! 現在卻這麼帥氣  好壞 嗯!"安倍兩手開始靈活地戲弄芦屋最敏感的腰 
"但這樣的安倍先先"
"最喜歡了"芦屋親吻安倍並微笑說
"芦屋"安倍回吻對方
"我也最喜歡你了"
DAY1 END
爛文SORRY

真的同一人? 2

Day1
"行李有沒有檢查 牙刷有沒有帶 衣服有帶足夠的量?"
"吵死了 你是媽媽嗎 全都好了啦 大不了就和你一齊共用"安倍用叛逆的語氣回答
"又對噢....不對!!! 共用個屁 這不是間接接吻嗎"芦屋臉超紅
"不用這麼害差 我們都已經是情人關係了 這些不算甚麼了吧 花繪"
"你不介意我介意 這是我第一次聽說情侶就可以共用家具 笨蛋安倍先生"說到這裏 芦屋按了一下門鈴
"嗄?!你說誰是..."
"歡迎回來 花繪 啊啦 居然有朋友來了 真是稀有呢!"芦屋母親滿臉笑容迎接在門前吵架的兩人
"正確來說是男朋..好痛!"
"不要侍在別人門口太久了 安倍先生 請進"芦屋用手"輕力"地打在安倍的背上
"......."
"媽媽 他是來住三天的 可能會麻煩你 還有有睡袋嗎"芦屋邊準備熱開水邊問
"不會不會 你帶朋友來我也可以認識更多你的(男)朋友 睡袋的話不用吧 一起睡就好了"芦屋母親依然滿臉笑容
"對嗎 母親大人說得好"正在芦屋房子裏放自己東西的安倍探出頭和一隻挻起拇指的左手以示讚同
"等等 安倍先生 你怎麼那麼快就同意了 媽媽! 我的意見呢!?安倍先生也不要亂弄我的東西!"芦屋說完這句後就去了冼澡
"走了嗎..."安倍對正在窗口的遠處的兩人打眼色並打開窗戶 示意可以進來了  那兩人就這樣進來了芦屋的家
"猜不到這樣的謊言也信了 伊月的演技不錯呢"有着藍髮和低沈的聲音的男人說
"不 這都是襌子大人的功勞"
"讃美我的說話留到最後才說吧 後面只能靠你了 安倍"一個身高沒有一米六的人回答(襌子爸爸在拿刀衝過來 救救我)
"現在計劃最重要的一PART來了 道具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X2
---------------------------------------------------
夜晚會是小數點 早上是整數 爛文真的對不起




真的同一人?(爛文來了 OOC)

星期五 沒錯 很多學生都期待的天堂時期 但對芦屋可以說是多災多難(對我們可是糧食^q^)
"安倍先生......救..救我"芦屋用盡完力說出最後的一句 就躺下了
"又在增加我的工作量 混蛋小孩"安倍瞪着前面那位又被妖怪纏住的奉公人 
-----除妖ING-------
"芦 屋"安倍大聲叫醒芦屋
"對不起!"芦屋醒來後用本能反應說了這一句加土下座
"起來 不用抱謙 我有事拜託你"
"安倍先生居然拜託我做事 我還在睡嗎"
"事出突然 我要去你家住三天"安倍用帶有少少請求的語氣
"為甚麼!你很無聊嗎 還是怕有小偷"芦屋擔心了自已的未來
"怕無聊這種理由只有五歲小孩才會用 我家附近有人在維修 並且連續三天在夜晚維修 所以這幾天都要拜託你了"
"可是..."
"沒有可是了"安倍緊握着芦屋兩雙白嫩的手 
"剛剛那個求人的語氣呢!我知道了 總然而之先放手吧"因安倍突然的一舉一動被嚇到 芦屋紅著臉回答他
"現在立刻去吧 行李都準備好了"
"那麼快!?"
後續會分開三章 可能有hథ౪థ

互相聽完對方的角色歌後 (第一次冩請見諒)

'明明日常都是睡着的安倍先生居然聽得這麼好聽,果然是安倍先生呢"芦屋一聽邊着安倍的角色歌一邊笑着說
'哈?!你這句是甚麼意思?這位5歲兒童."安倍瞪着眼前那位兒童說
'你誤會了!安倍先生!我是說你平時不唱歌,但一唱便令人入迷了....還有別叫我5歲兒童!'
"這沒有甚麼吧."即使芦屋不知道 但安倍的嘴上揚了幾厘米
'那我呢,安倍先生 ,有甚麼感想."芦屋用期待和興奮的表情看着安倍
'普通"安倍看着眼前那位就像等派糖一樣的5歲兒童
"為甚麼和上次女裝一樣又是普通!總有難聽和好聽的部分吧!"芦屋用比平時更大的聲音說
'吵死了!普 通.就是這樣.沒有更多了"安倍用教訓小孩的語氣說
"(´;ω;`)"
芦屋離開後,安倍又帶上了耳機聽芦屋的角色歌
".....怎能在面前說,笨蛋"
第二天 芦屋在進入班房門口前聽到了有人唱歌的聲音 芦屋猜也不用猜就知道是安倍先生 他在門口仔細聽
"等等...這不是我的角色歌嗎!"芦屋心裏有股莫名的興奮想着
"這不是小花绘嗎 早上好"伏見打了聲招呼 不知道是不是被聽到 聲音沒了
"早...早上好"
芦屋感到背後有股恐怖的怒火
"完蛋了"芦屋心裏想著
"芦 屋"安倍比以往用更恐怖的眼神瞪着芦屋
"上天台 有話跟你說"
在路程中 安倍眼神並沒有變 反而更恐怖
"從哪開始聽"抵達了天台後 安倍首先打破了沈默
"....この街にも潜む人に非ざるモノの存在を"
"這不是一開始就聽到嗎"
"十分抱歉!"
"..."
安倍走近了離芦屋不到兩厘米地方
"要打了嗎"芦屋閉着眼睛
突然嘴唇有一種柔軟的感覺 芦屋打開眼睛後 只知感覺沒了 安倍先生也走遠了 
"這是懲罰"安倍的臉比以住更紅
"太.太犯規了.安倍先生(´///☁///`)"大腦短路完的芦屋反應過來後 捂着臉說
"你這甚麼反應啦////"
 完

有人和我一樣覺得安蘆CP是笨蛋情侶 但蘆安就覺得超工口嗎
說一下我站毛球總功(X